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糊情问青天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幽冥一魂(2)

第一百六十一章 幽冥一魂(2)

小说:糊情问青天作者:剑客笑傲书生字数:3484更新时间 : 2019-05-16 06:35:47
    “不负我的初心!”

    “白枫,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负我的初心!”

    一时间,白子荷被二仙的卑劣行径气得不由昂天长叹,泪水涟涟。她随即两手一抛,就乖乖地走上前来,一时束手就缚,继而一声凄厉的尖叫,马上就听得她莫名的悲恸起来,仿佛那被痴风恶雨打落的叶子,落绬缤纷,满天萧索。又像那蔓佗萝花的苦,终得花逐颜笑。

    那驱魔二仙一看此情之状,马上双双走上前来,皮笑肉不笑的闪着他们那一双小如老鼠一般大小的眼睛,奸滑地说道。“妖女,你终于想通了,想通了就好,省得咱们多费手脚,又要扎腾一翻,划不来呀!”

    然而是,此时听得金算子这么一说,那红衣头陀马上就奸笑着渡将上来,即时附和道。“小妖女,难得你想得明白,又肯回头是岸。这样吧,我红衣头陀铁疯子就大发慈悲之心,对你网开一面吧!”

    可是谁知红衣头陀这样一说,还没等他把后面的话语一一说将出来,就听得眼前的白子荷怒火中烧地猛然冷笑着道。“哈,哈,你们二仙也有慈悲为怀的一面?那岂不是母猪会上树,铁公鸡也能下蛋了?你们不嫌羞耻也就算了,还真是想笑死天下人啊!”

    但是,听罢白子荷这极为讽刺的说法,那红衣头陀却又死皮籁脸的讨好道。“哎哟,小妖女,你莫气吗?你看看你,你笑起来的样子倒是挺美的。再这么一凶啊,可就难看了。”说着,又是狐媚一笑,马上又继续说道。“唉,小妖女,差一点就忘了告诉你,至于笑不笑死天下人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对于母猪会不会上树?铁公鸡会不会下蛋?依我二人的法力要做到这一点,倒不是什么难事?我相信你也是能够明白近一点的。”

    然而,令白子荷没有想到的是她那一腔激将之语和气话,非但没能激到眼前的二位大仙,反而成了他们二人拿来取笑自己的把柄。这情形简直就是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让白子荷很是气恼。但是身在‘人为刀徂我为渔肉’的局面中,一时倒也显得无可奈何。

    如果仅是这样的局面不说也罢了,但是即使是在这样恶劣而厌恶的情况之下,那红衣头陀铁疯子仍是不依不铙的挑衅着,形态举止显得极其轻薄而猥猝。一时仍听得铁疯子吐着一腔不阴不阳的声调,极其肉麻的调侃道。“小妖女,你别急嘛?先听我说一说,看我有没有慈悲之心再下结论也不迟啊!”

    说着,又冷眼横看了此时怒容满面的白子荷一眼,好像仍是不满足于眼前的私念而又挑逗着说。“小妖女,我只是让你知道:等一下,在我吸食你千年灵力

    修为的时候,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私心的,终会给你留下一缕幽冥一魂。也好让你能在经历千百年后得以重生,不至于让你一时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但是,没想到更令人大跌眼镜的一幕此时又生发出来,只听得那红衣头陀铁疯子的话语刚落地之际,还没有来得及半点流行起来,那个黄衣大仙金算子就已经气得脸红勃子粗的抢说起来了。

    “铁师兄啊,你可不能这么自私啊!若要吸食这个千年女妖的灵力修为,你怎么样也得算上我一份吧?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独自分烹这一种阴德之功呢?”

    说着,又满脸不快地怒瞧了那红衣头陀一眼,然后仍是心有不甘地发飙道。“就算你功力比我强大得许多,但你也不能私自放走那妖女一缕幽魂啊?俗话说得好:斩草要除根,打蛇不死反遭其咬。”

    “铁师兄啊,你虽有怜悯慈悲之心,但我可不想在多年之后反步其尘,遭遇不测啊!所以这妖女之魂,别说一缕了。就是细如头发的一丝都不能放过。”

    看着二仙此时已明显掉入了那个“惊弓之雁”分杯羹盏的故事,一时竟是有一些闹得不可开交,完全就不顾此时的白子荷和左白枫二人之状。白子荷即时极其讨厌地轻蔑一笑,马上舞动两条飞舞的游龙,趁机直向还在争执之中的二仙打去,以图脱困。

    谁知白子荷打出的两股灵力还没有完全脱手而出,就在半途之中听得她‘哎哟’一声大叫,那两股灵力之风了霎时就快速地萎蔫了下来,继而连同她那扭曲而苟蒌的身体一时也跟着蹲了下去。

    二仙见状,猛然回过头来,一瞧之下,马上就听得那红衣头陀铁疯子,露出一张极其洋洋自得而又带着半分惋惜的脸孔,顿时摇头叹息道。“唉,小妖女,我早就提醒过你了。中了我的‘血色狂魔’可不是你一个人能闹着玩救治得了的。”

    “你若是越想摧动你的灵力来反抗于他,这恰好刚刚适得其返,你所受的痛苦和扎磨就越来越多,直到你庞然倒下再没有了知觉的感触,那样子快和一个活死人差不多了。”

    说着,他眼珠一转,又盯上一旁的黄衣大仙金算子显出一副颇为不满的神色埋怨道。“哎呀,金师兄,你急什么急嘛?我看咱们这一闹啊,那妖女不是就想趁机来偷袭咱们了吗?你呀还是听我一言,先把这妖女擒了再说。”

    “到时候,这妖女都成了咱们待宰的糕羊了,你金师兄想怎么样分食她不都得由着你了吗!”

    已被红衣头陀‘血色狂魔’束缚和扎磨得万般悲痛的白子荷,一时听得二仙那诡异而又令人讨厌的对话

    之言,霎时气得心火大怒,满脸红光膨湃,两眼喷火欲出。一时又紧紧拴着两手,聚成铁拳之状,恨不得立即就向二仙毒打而出之时,只听得白子荷口中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狂叫,‘哎呀’一声,突然就扭动着整个身子颓然倒了下去。

    见此之状,那红衣头陀即时又顺势相看,一时嘴露阴毒之笑地恨恨说道。“妖女,我已经不止一次告诉过你了。你中了我‘血色狂魔’的毒,那可就千万别拿他来开玩笑。否则,有得是你自己找罪受。”

    “要我说啊,你还不如就此乖乖放弃抵抗,束手就缚,任由咱们处置来得痛快人。说不好,我一时心软,看在同道中人的份上,我还会给你们留个全尸,就让你们做一对地下的鬼夫妻得了!”

    一时听得那红衣头陀此等丑恶而侮辱之言,白子荷顿时被激气得简直就像是一座就要瀑发的活火山,只要外力轻轻一碰就会瀑炸而出。但是,当白子荷的眼睛再一次掠过白枫横卧在地上的躯体,被二仙拿捏在手当着威胁她的秘密武器时,她所有的怒火和仇恨一时又慢慢萌灭起来。

    沉默片刻之后,就见得白子荷仿如一个形容枯稿的老孺妇,两目僵直,手脚低垂,行动迟缓地漫无目的地往左白枫横卧在地上的躯体走去。

    身后的白老爷和王夫人见此之状,一时吓得脸色惨白,双双从后面追上前来,一把拽住白子荷的左右手,不容分说就往回拉。但是无论二人怎么样用力相拉相扯,终究是无法挽回白子荷硬是往前走的脚步。

    白老爷吓得即时哭丧着脸说道,“三儿啊,你可不能这样白白上去送死啊?你有什么解不开的结,总得先把命保存了下来再说吧!若是你这样意气用事,于事何益?只会徒增爹娘的心痛和眼泪罢了!”说罢,白老爷又是猛力往回拉扯了一下,但是终是徒劳无功,白费力气。

    见得白老爷乞求之势已然无效,仍是没能让白子荷有半分的回心转意,王夫人此时也憔急万分,一边抹泪,一边猛摇着白子荷的右手哭丧着脸衰求道。“三儿啊,虽说你不是我王篱凤心头上掉下的肉,但咱们终是一家人啊。你可不能两手一丢,就这样白白伤了王干娘的心啊?”

    “即便王干娘曾经对你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好和使坏,但你到底是王干娘一手带大的小丫头呀!你可不能就这样丢下咱们二老不管呀?”

    “回去吧,快跟王干娘回去,别把自己的性命白白丢在这些小人之志的诡计之上。否则,你的一切什么都没有了。而且,还会白白搭上你和小仙长二人的怲人条性命!”

    然而,尽管白老爷和王夫人此时劝

    说得情真意切,完全就是出自己内心和亲情的独白。但是,白子荷就像是一个机械的木偶一样,完全把二人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居然落不下一点点的痕迹。

    此时此刻,白子荷仍然是义无反顾的往对面左白枫的身上扑去。仿佛如入无人之境,快捷而又迅速。

    对面的二仙见状,也不横加阻拦,倒是乐得看着白子荷这一副萎薇不振的形状,犹如没有灵魂的躯壳在蠕蠕向二人靠近。而他们只是时时警戒着两只握拳如锤的手,该不该在此时此刻铿锵地落下来,给对方来一次致命的一击。

    凶险一时而起,惊狠片刻即到,白子荷终是没有一丝犹豫,也没有一刻留恋,擎着她那一袭带着桃红点点的白衣,直向被二仙拿捏成利器,威胁自己生命生存与否的左白枫身边走去。

    (本章完)

    还在找"狐情问青天"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速阅阁" 速度阅读不等待!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gengg.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gengg.com